solipsisticOpium

磁石/KKL/庆手/庆成/黑研/宗凛,AN双担,歌词/文翻,偶尔手痒写文,常年撸片老污婆,求勾搭,欢迎点文

【庆成】Honeymoon Avenue

BGM推荐A妹的同名歌,这篇文其实应该算是歌词的homage吧

关于shige的形象请参考nude:J的这套图

http://weibo.com/5606039411/DdTob7tig?from=page_100505560603941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3356034820

庆手党的我第一篇N团文就献给了庆成,一定是因为老夫老妻组最近的仲良し小视频太甜了_(:з)∠)_

 -----------------------------------------------------------------------------------------------


听到窗边传来皮鞋踏在地面响亮的脚步声,小山抬眼在倒车镜里看到加藤慢慢向自己走来。

几年不见,加藤原本稍显修长的下巴因为学会了向人敞开心扉的笑来以示友好而多了点圆润的弧线。微长的刘海稍稍遮住眼睛,看不清眼神里夹杂的情感,黑发和黑色瞳孔还是不变地像黑猫一样看起来若即若离。剪短的发尾倒是让人显得干练精神了不少。

加藤打开车门,坐进副驾,没有废话打招呼就直接伸手问:“说好的文件呢?”

小山看了一眼加藤伸过来的手,视线移到手腕,明明熟悉的人正坐在曾经熟悉的位置,却总觉得有点异样。

啊,原来是没有戴自己送的手链。

加藤看小山盯着自己的手腕,似乎明白了小山在想什么。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那种看了就叫人心烦的东西我早扔了。”

小山发现自己还是这么容易被身边这个心思细腻洞察力强的人看透,咧了下嘴角,无奈地回头准备开引擎,一边说道

“文件等会儿再给你,我顺便送你回家吧。”

加藤收回了手,系好安全带便双手抱在胸前,侧着脸看向窗外。

刚认识的时候,小山还是个充满正义感的小记者,为了采访调查四处奔走。而加藤则是专门处理刑事事件的律师助理。如今两人已成长为傍晚时段的常规新闻主播和立派的律师了。

小山因为正在调查的事件和负责辩护的加藤结识,社交性のバカ靠着自己的本能グイグイ攻める,很快就和加藤打得火热。常说性格相反的两个人才是perfect match,小山和加藤正是如此。小山是室外派,总是喜欢结识新的朋友,和不同的人交流。而加藤是室内派,怕生到死的自己连外卖电话都不敢打,跟在小山身后反倒安心了不少。就是有时候小山总喜欢逗自己,看着自己害羞为难的样子露出一脸傻笑让人有点不爽。

小山亲民的形象和真诚的态度博得了不少观众的好感,外加跟踪报道了一个重要事件,便顺理成章地晋升为傍晚时间段的新闻主播,很快又变成了NTV的颜面。

加藤在为小山感到高兴的同时,意识到两人的关系再这样下去就会对小山的事业有所影响,在这个不够开放的社会,两个男人在一起不可避免地会被闲言碎语肆意猜疑干扰,越解释只会越乱,于是开始渐渐冷落小山。

小山开始只以为是恋人欲擒故纵又开始傲娇了,但过了好几周都没有联系让他不禁开始心慌。赶到对方家里本想安慰,却没料到反而大吵了一架,两人就此分开。

其实并没有告白,两个人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说不上正式交往,也自然没有分手一说。能证明这段错误存在的,也就只有那个纪念相识一周年时买的成对手链了。小山的是加藤最爱的绿色,而加藤的则是小山最爱的紫色。

加藤刚开始还觉得两个大男人戴这种秀恩爱的东西太恶心了,一直说不要不要“しげるん要是不戴话就要每天陪我吃超多生奶油的甜食哦~”但在小山每天的软磨硬泡外加淫威胁迫下还是勉强答应了。

现在想起当初约会的时候,两个人互相选衣服还有喂食play简直可笑。

加藤分开后便立马换了号码,小山凭自己的职业身份和关系其实想找随时都可以找到的。但他还是理解了加藤的想法,选择尊重他的决定,最后还是没有去找。

小山以为自己可以忘记释怀的,但开始插手办公室事务的他,在偶然看到这次部门的法律顾问的名字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时候,还是没忍住主动要求由自己接手负责联系了。

加藤接到电话马上就听出熟悉的声音的主人是谁,先是愣了2秒,然后强迫自己冷静地继续用官方口吻回复了小山。小山怕加藤再次拒绝,让难得的机会就这么溜掉,同样用官方口气约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加藤沉默了一会儿同意了。

想到这,加藤忽然回过神来,好像车子已经停了很久了,往前看才发现原来是遇上了bumper-to-bumper traffic

“你每次都喜欢从这条路走,明明是错误的路线。”

“抱歉,下意识习惯了。”

“下一个信号灯右拐吧,那条路近一点。”

“恩。”

排队的焦躁感让加藤想就这么把油门一踩到底,用足以撞车自杀的速度。或许这样就能让颅内的快感冲破现在的尴尬,只可惜油门不在自己脚下。加藤瞄了一眼身旁正双手握紧方向盘谨慎驾驶的小山自嘲,怕高胆小的他估计是永远做不到了。

眼前的信号灯已经红转绿,而小山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已经可以走了。”

“啊,抱歉。”

看来自己并不是这车上唯一心不在焉的人。

加藤万万没想到自己选的那条路上今天正好施工,最后两人还是绕了个大圈才到家。

进了车库,刚停稳,加藤就开始解安全带。小山苦笑道

“就这么想快点逃离我身边吗?”

加藤假装没有听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快点把文件给我吧。”

小山缓慢摸索公文包的动作让加藤不禁像在刚才遇到黄灯时一样烦躁而不安。这么久没见,说不紧张是假的,说不思念更是假的。

接到电话的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顺着对方的话就这么答应了。自己就不该来赴这个约的。

加藤还在后悔的时候,小山把文件递到了他的面前。

“谢了。”加藤接过文件,想就这么快速离开,但在碰到车把手的瞬间被小山一把拉了过来。小山一手扶在加藤的后脑勺,另一只抓住了他的胳膊。比起以前略长的头发,现在的触感有点扎手。小山急切又强势地吻着加藤,直接撬开嘴把舌头伸了进去,和加藤的舌头交缠。熟悉的味道和触觉直冲上脑,强烈地刺激着神经末梢。

加藤先是因为惊讶僵住了,等反应过来赶紧推开了小山,“够了!”

小山从鼻子发出了嘲讽自己的一笑,“也是啊……”

其实加藤上车的瞬间开始他就心跳不已,感觉快要窒息了。加藤穿着白衬衫,脖子上细细的黑色领带因为到了下班时间微微松开,一副防备着自己的模样,反倒格外充满了禁欲的意味。

好想像以前一样直接把他扑倒在自己身下看他沉迷的样子,但理智还是占了上风,一路上没什么出格的行动。到了这最后的时刻,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冷漠地闪躲抗拒的样子,似乎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已经不再需要自己。小山一阵揪心,干脆破罐子破摔强吻了下去。想到这里,小山不禁脱口而出

“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大概吧……”

加藤拾起了自己的东西,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在小山看不到的地方紧紧握着拳,指甲狠狠地把手心划得生疼,因为过于用力而变得惨白。

小山叹着气把头低下靠在方向盘上,斜眼瞄向了还温热的,留有加藤气息的座位。本想趁着心头的失落发会儿呆,却发现了让自己阴霾一扫而光的惊喜。座位的缝隙里悄悄躺着刚才挣扎的时候不小心从加藤西裤后口袋里掉出来的紫色手链。

小山露出了今天最开心的笑。

“また会えますね、シゲちゃん。”

 

 

Can we get back to the way it was

When we were on Honeymoon Avenue

 

どうだろう。楽しみ。

 

 

They say only fools fall in love
Well, they must've been talking about us

评论(5)

热度(12)